足浴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浴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部分监狱强迫犯人打网游盈利

发布时间:2020-02-11 02:08:58 阅读: 来源:足浴盆厂家

英国卫报今日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部分监狱强迫犯人打网游盈利》的文章,文章通过犯人刘大力讲述了中国鸡西监狱如何强迫犯人从事网络游戏打钱的事情,刘大力称300名囚犯被迫玩游戏,他们采用12小时换班制,电脑也从来不关,如果不能完成每天的工作定额,劳教所会对其进行体罚。他们被迫一直玩得眼睛都看不清为止。

劳改营的犯人白天做苦工,晚上进行网络打金游戏。

刘大力(化名)曾是中国东北地区鸡西劳改营的犯人,他透露,白天他要在露天的煤矿中切割石头、挖濠沟;晚上则要杀魔兽、打妖精,施魔法。

刘大力说他是众多被强迫进行网络游戏的犯人之一。他们增加游戏点数,然后狱警拿这些点数进行交易,从而换成现金。一个54岁的前狱警,因2004年就家乡的贪污向中央政府“非法请愿”而被拘留了3年。据他估计,与强迫犯人体力劳动相比,打金则更赚钱。

刘大力告诉《卫报》:“对于监狱长们来说,强迫犯人打游戏赚的钱远比强迫犯人进行体力劳动赚的钱多。总共有300个犯人被强迫打游戏。我们在劳改营中每12个小时换一次班。我曾听他们说每天可以挣5000-6000元[折合470-570英镑]。我们拿不到一分钱。电脑一直开着机。”

2004年后在黑龙江鸡西劳动改造所拘留的遭遇一直萦绕在他的脑际。除了做劳累至极的矿工之外,他还要把木板上切开,雕刻成筷子和牙签,直到他的双手刺痛,还要安装汽车座椅套,监狱则把这些出口到韩国和日本。狱中,必须熟背共产主义著作以偿还他对社会的罪过。

但是,强迫进行网络游戏却是她拘留时期最离谱的部分。在网上奋力杀魔兽是虚拟的,但是随之而来的惩罚却是真切的。

他指出:“如果我不能完成我的工作量,他们就会对我进行体罚。他们会罚我双手举在头上站在外面。而且,在我回到狱室之后,便用木棍打我。我们一直不停地打游戏,直到我们的双眼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

“打金”和魔兽世界一样都是通过单调的重复性的基本任务来增加点数和在线价值。虚拟物品的交易非常的真实,而且不受游戏开发者的控制。世界上数百万的游戏玩家都愿意付钱购买在线点数以在网络游戏中取得成绩。

在中国,多人游戏的虚拟货币的交易十分猖獗,越来越难以管理。四月,四川省政府对一个游戏玩家提起诉讼,因该玩家盗窃价值3000元的网络游戏点数。

由于缺乏规章制度,以致犯人受到剥削,被迫在这种虚拟世界中赚钱。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几乎交易了12亿的虚拟货币,而且打游戏赚得点数和交易点数的游戏玩家的数量也在增加。

据估计80%的“打金者”在中国,另外,中国的网民人数最多,有关人士认为,中国有100000个全职打金者。

2009年,中央政府就如何对虚拟货币进行交易发布了指导性的规定,规定指出,没有交易执照的虚拟物品生意都是违法的。虽然刘在2009年之前出狱,但是他认为强迫犯人在多人游戏中打网游获得网络货币的行为仍然很普遍。

他说:“中国东北地区的许多监狱仍然强迫犯人打金。这种现象肯定仍正在上演着。”

金格是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的一名研究人员,他只要研究中国的打金现象,他指出:“中国式虚拟物品的工厂,老板强迫工人每天打金12小时的剥削行为很多。他们终年无休。这些不仅是这个行业的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报酬比在工厂工作一天的工资丰厚。这一点上不同。

金说:“虚拟物品的买家有着复杂的感觉···这比他们从中国购买网络点数节省时间。”

打金在中国最为一种商业活动的出现——不管在监狱还是在血汗工厂,都能够对真实和虚拟货物的出口带来很多新的问题。

劳改仍然很普遍——现在货物只不过是经过了更为复杂的路线运到了美国而已。位于华盛顿德劳改基金会旨在反对中国的强迫性的劳改营,Nicole Kempton是其中一员,他指出,把监狱中制作的物品出口到欧洲是违法的。

广州注册公司咨询

深圳工作签证外国

深圳代理记账网

广州工作签证中介

中山工商税务注册代理

劳务派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