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浴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浴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009

发布时间:2021-01-20 04:28:27 阅读: 来源:足浴盆厂家

这真是疯狂一晚,我都不知道后来是怎么度过的,迷迷糊糊的把沈雪

抱回了房间,一直睡到大天亮。此后的几天,沈雪的病是已经消除了,但是精神

却开始萎靡起来,老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愿见人,估计这事对她的冲击太大,

我极力安抚却收效甚微,只得准备了马车,让小厮们去接岳父岳母过来住,或许

这样能减轻她的痛楚。

师兄和师嫂看起来有了隔阂,总是吵架,最后竟然分开来睡,让我又是窃喜

又是愧疚。我每每想找师嫂叙旧,却又想起师兄那怨毒的眼神,终究还是不敢去。

一直没有张提欢的消息,不过我知道他一定在某个山洞潜心养伤,然后再寻

机报仇雪恨。

这真是让人度日如年,我加强了习武的时间,每日和众娇妻在花园、内房切

磋武艺。

一日,我和二夫人蒋英切磋完毕,众夫人笑着恭贺道:「恭喜夫君功力又进

一层,那淫邪老道再来的话,只怕并非夫君的对手。」

二夫人蒋英笑道:「本来那老道就并非夫君的对手,只是中了他的暗算才受

制于人,堂堂正正对决,只怕他早就命丧黄泉。」

我对自己的武功向来自信,只是畏惧张提欢的阴险用毒手段,这几日除了练

习武艺外,我还秘密修炼了张提欢留下来的「阴阳和合诀」,这是他住在禅房留

下的一本书,逃跑的时候根本没来得及拿走,这书对男女房事有许多助益,最重

要的是还有解毒、提升体质的功效。

我练了个入门之后,就觉得性欲直线上升,晚上对付几位夫人也极为爽利。

可恨当初我花巨资请张提欢教导房中术,他只是教了个粗浅招式,真正的心法他

根本没有传授给我。

我见众位夫人高兴,心中有些痒痒,腆着脸道:「刚才丫鬟说楚薇在睡觉。」

这是我和众位夫人的密语,由于楚薇坚决反对我大被同眠的淫乱主张,所以

我一旦说这句话,众位夫人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二夫人蒋英瞬间就红了脸:「呸,青天白日的,你师兄师嫂都在,要是漏出

去半点消息,我们还活不活?」

四夫人罗芸也道:「就是,这些天你是怎么了,都成了公狗,缠的让人烦的

很。」

五夫人赵欣眉头一邹冷哼道:「你们谁愿意和他玩我不管,别拉上我!」说

着就要走。

六夫人姚珊哈哈笑道:「罗姐姐你说他是公狗,你又成什么了?」

罗芸红着脸追着姚珊道:「我一时口误,你这坏蹄子想同他玩别拿话堵我。」

姚珊一边逃一边尖叫:「罗姐姐我错了,饶了珊儿吧。」

一时房间里吵闹非凡,看见赵欣要走,我连忙拦着她道:「今儿谁也别走,

你们夫君状态神勇,身为人妇你们该自豪才是,那里有这样说夫君的,该打!」

说毕翻身将门锁死,然后搂着赵欣就开始宽衣解带。那赵欣的性子是外冷内

热,当初我追她的时候没少费功夫,谁知她就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最后在客

栈请她喝酒的时候,灌醉了她,谁知此女酒后淫性猛烈,连破处都不觉痛,当晚

索取无度,搞的好像是我被人套路。第二天酒醒之后,她立马又变成冷冷淡淡的

样子。而且平时和她做的时候,她极难达到高潮,只有和众位夫人在一起的时候,

她的高潮来的又多又猛,可以说是嗨翻天。

所以我往往想大被同眠的时候,第一个就要先征服她,只要征服她,其他几

位夫人就乖乖顺顺的任我揉捏。

赵欣见我压着她,面若冰霜,一掌打来,竟动用了七成内劲,弄不好要被她

打的吐血,我心说来的好,也不抵挡,将护体真气散开,她的手掌仅仅到了我胸

口就停滞不前,接着砰的一响,反弹的真气将她整个人吹飞起来,落在地上后还

向后退了几步,要不是我控制这力道,她就受了内伤,好不容易站稳,她绯红着

脸喘息道:「有能耐咱们只比招式,不用内力。」

我点头道:「一切听夫人安排。」

赵欣见此,连忙抢步上前,对我打出一套分花掌,掌法看起来轻轻飘飘的,

其实攻守并重,掌影连绵不绝又暗含内力,她最拿手的其实是剑法,不过掌法也

还可以,我一边手忙脚乱的遮挡她的掌法,一边道:「不是说不用内力吗?」

赵欣冷笑道:「我是说你不准用内力,不是我。」

这还玩个屁啊,我就是武功招式再厉害,不用内力和她一接触,就会被她弹

飞,可是若不是如此,又征服不了她,大被同眠的梦想就会灰飞烟灭,就在思考

的时候,我已经挨了她七八掌,换做一般人早就嗝屁了,我也被她打的五脏六肺

都在颤抖。

其他诸女见此反而围观着喊:「赵妹妹加油!」我知耻而后勇,打起精神应

对,连自己女人都征服不了,那能行?!于是与她拉开距离,尽量与她保持不接

触状态,她的脸上也显露出得意的神态,攻势也越发猛烈。

我心想她毕竟还是嫩了,练武之人最忌讳喜怒攻心,这样很容易露出破绽,

我使出移形换影的身法,接连躲避了她的攻击后,她又有些焦急起来,使出分花

掌的第六式,掌法大开大合,一改先前绵密谨慎的样子,虽然威力大增,但她下

盘的空档被我瞧见,我连忙使了个驴打滚,直取她环跳穴,她连忙左手护住下盘,

右手攻我天灵盖,谁知我根本不取她的环跳穴,一低头钻到她裙子里去了,她惊

呼一声,一掌打到我背脊上,我硬生生受了这一掌,抱住她的腿,将她的中裤一

拉,就露出内裤来。

她也顾不得再打我,连忙提住内裤,防止我拉下来,黑暗中外面响起诸女一

叠鄙夷声:「下流夫君!流氓夫君!」

我那里管这些,一把扯碎赵欣的内裤,露出粉嫩的阴户来,张嘴就舔了上去,

只觉入口一股淡淡骚味,于是吸允的更加用力,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背上也不

知被赵欣打了几下,不过她显然浑身发软,攻击毫无力度,就像抓痒。

外面众女猜到我在干什么,连忙掀开赵欣的裙子,见我舔的不亦乐乎,都笑

了起来:「这声音像狗舔水。」

「赵妹妹舒服不?你们打着打着,怎么就干起这勾当来了,好不知羞。」这

是姚珊的声音。

赵欣羞的无地自容,又浑身发软,退了几步都被我追上,只得一下跌到在地。

我趁此机会将她压下,将她罗裙高高卷起,双腿大开,露出阴户,观看了一会,

又低头吻在阴户上。

其他夫人见此也玩性大发,有的嬉笑着替我掰开赵欣的大腿,有的替我宽衣

解带,不一会咱两都光洁溜溜。

赵欣流着泪道:「你们都欺负我吧!」然后歪着头不吭声。我怜意大起,一

边揉搓她的乳房,一边吻掉她的泪水,这时姚珊伸出纤手握住我坚硬的鸡巴,揉

搓了一会,就将鸡巴引向赵欣的阴户,不知谁在我背后一压,噗嗤一声,鸡巴贯

入阴道,两人同时发出一阵舒爽的声音。

肆意抽插了一会,我觉得有些射意,连忙运起《阴阳和合诀》,龟头突然暴

涨,向上顶住一块嫩肉窝,像吸盘一样将其紧紧吸附住,一股麻意传遍全身,爽

的赵欣胡言乱语乱叫起来。

就这样顶了一会,我又退了出来,猛地再挺进,龟头再次准确无误地吸附住

那块嫩肉窝,换做以前,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一百次抽插能顶中一次嫩肉团就很

幸运了,而练了《阴阳和合诀》之后,就能次次如此,难怪若初那么迷恋张提欢,

竟然主动跑去和他操逼,想到这里我又是一阵心酸。

抛掉杂念,我又用起《阴阳和合诀》的转气法,这是专门讨好女方的一种法

门,只觉鸡巴周围涌起一股真气,渐渐将嫩肉撑开,随后这股真气高速旋转起来,

搅拌着阴道,给女方制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当时赵欣就流出了泪水,弓着

身子嘶哑着喊:「夫君给我!」

凡事过犹不及,我连忙停止心法,将鸡巴挺入最深处,精关大开,颤抖着射

出大股大股的精液。谁知道这时腹部一股热流袭来,连忙退出鸡巴,只见赵欣两

手撑地,向空中挺着下身,哭泣着射出一泡又一泡的淡黄色的尿。

我和众女都大吃一惊,从未见过有人居然被操尿的场景,一个个大张着嘴发

出啧啧赞叹声。

「夫君好厉害,居然把赵欣妹妹操尿了。」

「赵妹妹平时可是一个小仙女,一到床上就变了个人啊!」

「不知那里学来的歪门邪道,整天变着法折腾我们。」

赵欣尿完了之后,就摊在原地一动不动,大口大口喘息,对众人的话不置可

否,我看她已经进入失神状态,也就放过她,对着众女道:「下一个是谁?」

众女你推我让,有的含羞低头,有的背对着我装看风景,有的你掐我掐,没

一个向前,然而我分明看见她们都是春情涌动,娇艳欲滴,只是硬着嘴巴不愿承

认。

最后还是姚珊耿直,对着众人道:「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玩了,装什么装?

你们不上我上。」

说毕从蒋英手里扯过帕子,将我和赵欣身上的污秽清理了一遍,又令丫鬟打

水冲洗了地面,完了之后让我直直躺在地上,自己连罗裙都不脱,直接脱下中裤

和内裤,蹲坐在我跨上,拿着翘起的鸡巴撸了一把,就对着阴道坐了下去,裙子

放了下来,挡住了我和她的交接处,却别有一番风味。

她穿戴整齐,上身是杏黄色小袄,下身是百褶袄裙,银色耳环随着她的一起

一坐不停摇晃,头上的梨花银钗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颤,身上的长命锁、荷包、

手链、流苏、玉佩同时有节奏地晃动着,发出悦耳的碰撞声,她大大的眼睛此时

春波荡漾,洁白的脸庞此时有酒窝微微绽开,香汗渗出,红云密布,娇蹄声婉转

细腻,最后整个人如同一汪春水都化在我身上。

而我就如同大海,把她送上高峰,再跌落下来,反复如此,她的阴户是众位

夫人之中最紧密的,嫩肉绞杀着我的龟头,而我的龟头却在子宫口吸允着她处子

一般的阴气,最后她娇啼着抱着我,献上香吻,两人的舌头纠缠着,直到不能呼

吸才分开,这时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最拘谨的二夫人蒋英已经偎依在我身旁,

红着脸向我发出求爱的讯号,四夫人罗芸也不耐寂寞,也像八爪鱼缠绕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真是幸福到要死,一刹那间,我已经有点想沈雪和若初,要是她

们也在就好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窗外有人影闪过,登时心头一紧,想要推开众人,但

想了想,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于是静下心来,仔细听外面动静,最近我武功提升

较快,顺带着连听力也暴增,只觉的来人呼吸厚重,步伐沉稳,立刻辨别到来者

一定是男人而且武功高深,这个时候能来到练功房而不惊动下人,那一定是师兄,

他一定是找我有事,不过我早吩咐下人们不要来打搅我,所以他肯定是不等通报

就过来了。

想到现在我的娇妻们都一丝不挂,却被他偷瞧了去,我登时醋意大发,将身

上的蒋英送上高潮后,连忙起身叫众人穿好衣服。

众女见我神色有变,也警惕起来,我连忙安慰她们道:「想起一件事还没办,

出去走走,你们好好休息,下次再让你们瞧瞧我的厉害。」

众女立刻恢复了嬉笑,我迅速穿好衣服,往外走去,察觉到方才偷窥的人已

经离开,不由得冷笑起来。

谁知一回到书房,一个小厮就报说:「禀老爷,大喜事啊,三太太那边三太

老爷携太夫人以及各房姨太太、小姐都来了,现在正在三太太房里说话呢。」

我先是一喜,后又是一惊,沈雪不过小病,来了这么多人是什么意思?真打

算举家投靠?犹疑中,我向沈雪的院子里走去,只见院子里已经黑压压站满了人。

几个小厮耻高气昂地吼道:「老爷驾到。」那群人连忙跪地叩首道:「拜见

大姑爷。」

我看这些人虽然都是岳父的下人,其中还有几个老熟人,也不敢怠慢,连忙

喝止小厮,上前搀扶起几个年纪大的管家,一个是管账房的张管家,一个是管家

务的刘管家,两个都是六十左右的老人,行动多有不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其实平时见了我也不必和其他下人那样行跪礼,此番如此客气,一定是岳父家遇

到什么难处,于是拉着两位老者一边寒暄,一边询问岳父家最近情况,原来岳父

所在的玲离县城直接受到李自成的叛军威胁,恰巧我又送信邀请他们过来住,所

以岳父乘机举家投靠过来,看样子要长期住在这里,我听了一阵头疼,他们家虽

然有些财帛,但是光下人就有一百多号人,一下来这么多人,这吃住都成问题。

正在我忧愁的时候,忽然环佩声响起,一个穿粉衣袄裙的小女孩越众向前,

蹦蹦跳跳来到我面前,拉着我喊「姐夫!」

我一看是沈雪的妹妹沈雨,心头大乐,这孩子今年估计才十四岁,发育的还

不错啊,比她姐姐多了几分灵动,也跟我最亲,当年她姐姐嫁我的时候,她还小,

不然我真有心收了这对姐妹花,几年不见,她个子已经长高不少,不过还是那个

调皮的样子,我连忙摆出长辈的姿态道:「原来是雨儿,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年

我教你的欺霜剑法有没有用功练啊!你别偷懒,这次我可要考验你的。」

她连忙摆了脸色:「这么久不见,你也不问人家过的好不好,一来就问武功,

你们男人啊,整天想着打打杀杀。」

「好了,我错了,不过作为你的姐夫兼师傅,我当然会关心你的武功,这兵

荒马乱的,女孩子一定要会保护自己!」

「废话那么多,看招!」雨儿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根细剑,当胸向我刺来,周

围人都吃了一惊,刘张二位管家连声道:「小姐不可无礼。」

我微微一笑,伸出两个指头一夹,稳稳地夹住当面刺来的剑锋赞道:「不错,

力道和速度都有了,比以前有进步。」

雨儿怎么扯也扯不动,气得抬脚向我踹来,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

「雨儿不得无礼!」雨儿一听是她老爹,登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乖乖地拿着剑退

下。

我一看岳父母、各房姨太太和沈雪都来了,连忙跪下请安:「给父亲母亲和

姨娘们请安,一路舟车劳顿了。孩儿有失远迎!」四周的仆人们也纷纷跟着跪了

下来。

岳母连忙上前将我扶起道:「羽儿不必多礼,这些年多亏你照顾咱们雪儿,

起来让母亲看看你怎么样?哎呀,个子好像比从前高了,也瘦了许多,练武不要

太辛苦,要记得多休息。」

我连连答应着,岳母今年才四十岁,身子微微发福,眉目含情,风韵正盛,

虽然穿着打扮极为朴素,反多了一些良家妇人所应有的贤惠模样,一举一动撩人

心扉,害得我不敢多看。

岳父摸着胡须冷哼道:「这次我们到你这儿来是迫不得已,你可别以为我们

沈家已经破了产,就可以任人摆布,告诉你,我们家底子还在,随时都能翻身再

起。」

我连连点头,看见岳母皱着眉头悄悄拉了拉岳父。岳父长叹一声:「走吧,

好多事要跟你说,我们去房间里。」

这次岳父举家而来,他脾气又臭武功还高,我只能把自己住的上房让给他,

我和楚薇搬到东厢房,师兄师嫂照旧住在西厢房,下人们只能挤一挤,其他人照

旧住在原来的地方。

好不容易安置好岳父一家,我在书房正回味岳母的迷人风味,还有三房姨太

太也着实魅力不小,不得不佩服岳父的眼光,也不知他这么大年纪能不能应付过

来。

正在思绪万千的时候,就见师兄走了过来,脸色不悲不喜,寒暄了几句,下

人端上热茶,两人对坐着只顾喝茶,脸色都有点尴尬,沉默了一会儿,他终于打

破沉默道:「我这次来找你,就是要告诉你,叨扰了多日,我和你师嫂决定回九

华山,行囊已经收拾完毕,你也不必来送我们了。」

软件名叫258娱乐

华人娱乐客户端下载

晋游棋牌网

问剑逍遥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