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浴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浴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足协单飞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7-13 16:13:30 阅读: 来源:足浴盆厂家

消息传了半年,直到8月17日,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的文件,即《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正式对外公布,足球界呼吁了20多年的管办分离终于变成现实。

其实,早在羊年伊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十次会议时,关于足球改革的消息就已有了眉目。

这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其中明确提出:“按照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调整组建中国足球协会,改变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

8月17日公布的《方案》,就是以《总体方案》为纲,进一步细化、明确了改革的具体内容。

改革后的足协将如何发展?为外界所诟病的“体制不顺”问题解决后,是否能带给中国足球新的生机?

这些问题,或许在《方案》落实的过程中将一一得到解答。

管办分离终成真

8月17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会议上明确表示,体育总局与中国足协的脱钩,在今年年底将能够完成。

刘鹏表示,宣布《方案》,表明中国足协的调整改革以及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的脱钩正式开始。

根据《方案》,中国足协将与体育总局脱钩,而自1994年成立的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将被撤销。标志着备受诟病的“中国足协与足管中心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组织架构”将退出历史舞台。

“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体制,一度被批评者认为是阻碍中国足球水平提高的主要因素之一。

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管理学院副院长林显鹏教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足球管办分离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足球成绩始终无法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之时,媒体舆论的反思结果就指向了体制问题。

从那时起,中国足球开始逐步进行职业化、市场化改革。

而最早提出中国足球改革“管办分离”诉求的是在2004年。

当时受国安“罢赛”诱发,中超7家俱乐部投资人组成的“G7联盟”发动了一场以“政企分开、管办分离”为诉求的“足球革命”,剑指中国足协对职业联赛“既是县官、又是现管”的行业不规范之举。

在“G7革命”的推动下,2005年,中超公司成立,但中国足球依然保留着“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尽管此次行动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却引发了足球界对中国足球与中国足协管理体制是否合理的深刻思考。

2012年2月,《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管办分离改革方案》(试行)推出,将联赛的办赛职能从足协剥离,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

中国足球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失利后,国家体育总局开始痛定思痛,着手足球管理体制改革。张剑调任足管中心主任之前,曾前往足协调研“管办分离”方案。

2014年,在中国足球代表大会上,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也提出,“管办分离”是足球改革的大趋势。

足代会后,有媒体曝出“足协将从体育总局中剥离”,但当时足协立即回应“从未发布过此消息”。

直到2015年年初,《总体方案》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

《总体方案》中“必须克服阻碍足球发展振兴的体制机制弊端,为足球发展振兴提供更好体制保障”的表述,让曾被辟谣的“管办分离”消息得到确认。

足协的新权利

从《方案》内容排序看,“调整改革中国足协”作为“总体要求”后首个内容被阐释,足见此项工作在改革中的分量之重。

足协一位参与《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拟定的人士表示,中国足球改革实际也是在给整个国家体育的改革铺路。

根据《方案》要求,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改革完成后,体育总局不再具体参与足球业务工作。前体育总局足球中心将适时撤销,转型为协会秘书处,并撤销相关事业编制。

调整后的足协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五大方面拥有了自主权。

而在这之前,足协与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实质上归体育总局领导,其人事任命、薪酬待遇、机构设置等方面没有自主权。今后,新足协将在这些方面自己做主。

至于撤销相关事业编制之后,原足管中心人员的去留,《方案》也作了原则规定:

足管中心领导班子成员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进入中国足协工作,免去事业单位职务,按国家有关规定进行管理。足球中心在编在岗人员,可根据个人意愿一次性选择去留。

选择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将所有关系转入中国足协,原在编在岗人员级别、职务等进档封存;不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由体育总局在系统内统筹安排工作。足协与现聘用人员所签合同继续履行,根据脱钩改革的实际情况调整完善。

从方案来看,对于大部分在编人员来说,走还是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林显鹏建议,在足协体系下,还应该有学术委员会或者运动员委员会等,把相关机构建设起来。

关于未来中国足协的定性,在8月17日的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通气会上,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引用《方案》中的一段作为解释:

“调整改革后的中国足协既是团结全国足球组织和个人共同发展足球事业、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组织,又是根据法律授权和政府委托管理全国足球事务、具有公共职能的自律机构,承担了体育部门在足球领域的管理责任。改革应当全面反映并实现中国足协的职能定位。”

不过,《方案》只是明确了足协改革的基调和方针,并没有具体计划和步骤,关于时间节点,使用的则是“适时”一词。

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研究所教授闵捷表示,希望这次改革能让足协回到正确的位置。

闵捷指出,足球有自己的产业链条,如果行政手段参与过多,将会影响市场手段的发挥。

“现在把足协的行政手段取消以后,足球的行政干预越来越少,或者说几乎就没有了,这个意义是重大的。”闵捷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回归民间组织

有业内人士认为,足协进行改革后,应该退出职业联赛的管理。

“中国足协应该是国际足联的中国的一个分支机构,国际足联本身就是一个指导世界各地足球发展的专业组织,在咱们国家它的性质就不太一样了。”闵捷说。

林显鹏表示,目前的足协人事改革,应该是一个过渡性的方案。“足协要彻底改革还是要按照社团管理的规律进行。”林显鹏说。

这一点在《方案》中也得到体现。

《方案》指出,改革将实现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由事业单位向社团常设办事机构(协会秘书处)的转变。

转变完成后,适时撤销足管中心并按规定核销相关事业编制。这也意味着中国足协员工从此脱掉体育总局干部的行政外衣。

“之前,我国足协多数是执行足球管理中心的职责,这样就代表了很多行政的意愿。”林显鹏说。

他认为,足协应该成为一个真正回归到原来的、和国际足联关系非常密切的一个民间组织,让它从专业方面去指导国内足球各方面的工作。

按照《方案》,将来的中国足协是个彻底的社会化组织,在享有各种自主权利的同时,不再作为中央预算单位,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

也就是说,新的中国足协必须要自负盈亏。

“因此,在财务方面,比较符合目前国际上社团管理的基本要求。作为协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财务报告要及时公布。”林显鹏说。(记者 高原)

三门峡西装订制

金华订制西服

晋中设计西服

平凉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