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浴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浴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被拐11年终团聚被拐儿童认出父母大哭【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4 16:49:54 阅读: 来源:足浴盆厂家

28年前,不满5岁的杨云周在自家附近“人间蒸发”。从此,思儿成病的家人疯了似的四处找寻多年,遗憾无果。28年间,在河南许昌长大成人的冀焕亭内心遭受的煎熬不比丢失儿子的父母少,面对年迈且视自己为掌上明珠的养父母,身为家中独子的他在膝下尽孝是人之本能;然而,离家时已有依稀记忆的他想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浓烈。最终,经过河南、甘肃公安部门及当地志愿者的努力,《宝贝回家》网站家寻组发出的家人寻找杨云周的案子,和寻家组发出的冀焕亭寻找亲生父母的案子经过对寻亲人DNA比对成功。12月15日,冀焕亭携妻儿来到天水认亲,一家人终于圆了28年的寻亲梦。

1.少小离家老大回,一声“爸妈”等了28年

12月15日对于天水市秦州区平南镇平南村的村民杨金海、李换姐夫妇来说,是一个苦尽甘来,刻骨铭心的特殊日子。这一天,失散28年的二儿子杨云周终于回家了!

当天下午2时30分许,记者跟随《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一行,来到杨金海位于秦州区天水郡宝泰雅苑小区的家时,家里气氛十分喜庆,一家老小正忙着准备水果、吃食。妻子李换姐一想到还有3个小时就能见到失散28年的二儿子,笑着笑着就哭了,坦言那种喜极而泣的幸福感难以用语言形容;性格内向的杨金海怀中揽着4岁的孙子,一个劲儿地重复着一句话:“高兴、太高兴了!”

杨金海的大儿子杨逢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1月23日那天,得知父母的DNA与河南的冀焕亭比对成功的消息后,他和妻子当时的感觉就像做梦似的。据他讲,弟弟丢失那年他6岁、弟弟4岁,妹妹2岁。这28年来,为了找寻弟弟,一家人艰辛备至,不言放弃,也许正是应验了那句“苦心人、天不负”,失散的骨肉终于要团圆了。

当天下午4时40分左右,杨金海一家前往天水南站,等候从河南许昌携妻子和两个儿子前来认亲的杨云周。

下午5时54分,当儿子乘坐的那趟动车刚一进站,在站台上等候的李换姐在拥挤的人流中哭着冲了过去,在没人介绍的情况下,竟一把抱住了一个情绪略显失控的男子,失声痛哭。而该男子正是杨云周。站台上,一家人相拥而泣,杨云周一遍遍喊着“爸、妈”,泣不成声。

2.苦苦寻儿28年,母亲思儿几乎哭瞎双眼

杨云周现名冀焕亭,1984年出生于秦州区平南镇平南村,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1989年1月的一个当地逢集日,妈妈李换姐忙完手头的活,于下午3时多去后院孩子爷爷、奶奶处领二娃(杨云周小名)时,被告知不在。一听着二娃找不到了,一家人顿时慌了手脚,赶忙出门四处寻找。那时,集市已经散了,街上空荡荡的,早已没有了孩子的影子。

“我们和孩子爷爷、奶奶前后院住,当时都想着娃在后院。”李换姐说。

随后,汽车站、火车站、周边乡镇,但凡能跑到的地方都找了,都没找到。

“为了找借口能进到别人家里看看,孩子的爷爷和爸爸以上门讨饭为由头,走村串户好几年,讨回来的馍堆得像小山似的,有些过期的只好烧了炕……”说到这儿,李换姐再也抑制不住这些年寻儿历经的种种辛酸,号啕大哭。

1993年,杨金海听说河南商丘有人捡了个男孩,在兰州登报寻找孩子家人的消息后,夫妻俩立马赶到兰州,又辗转前往河南。见到孩子的瞬间,夫妻俩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力气。

“那时距离孩子丢失才过去4年多时间,孩子的长相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那个孩子一看就不是我的娃。”李换姐说。那趟出远门回来,李换姐刚下火车时腿肿得不像样子,路都无法走了。一次次满怀希望出门,一趟趟失望而归,让她和丈夫的精神几近崩溃,一年挣的钱为寻儿子几乎花去一大半,看着慢慢长大的大儿子和女儿,李换姐时不时落泪,心里老惦记着自己的二娃在外面能否吃饱穿暖,是否遭罪,是否尚在人世。一张二娃丢失那年夏天和妹妹的合影,李换姐每每想娃时就会看一会儿,看一次哭一次,眼睛早早就看不清东西了。

2014年4月8日,杨逢周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发出寻亲帖。同年4月13日,志愿者冷月剑接到跟进任务后与发帖人取得联系,详细了解了杨云周失踪的前后过程,随后,指导杨金海夫妇到去地公安机关采血入库。

3.寻求网站帮助,借助记忆碎片找亲人

儿子丢失,父母半生煎熬,思儿成病。然而,对于在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大周镇长大的冀焕亭来说,这些年来,备受养父母宠爱的他表面上阳光开朗,生活幸福,但内心深处,对生身父母的记忆和思念一直折磨着他。

“离开家那天,依稀记着是跟一个手拿玩具的人走的,至于怎么去了河南,又怎么被养父母收养,这个记忆很模糊,也很零碎。”说起自己丢失这个过程,高大帅气的冀焕亭同样泣不成声。

据他讲,养父母家有三个姐姐,他是家中独子,一家老小都很宠他。目前,已成家立业的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

然而,这些年来,冀焕亭的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发问:“我的根在哪儿?我是哪里人?”

据他讲,他只记得原来的家门前是马路,车很多。还记得当时家里好像有爷爷奶奶,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兄弟(可能是哥哥或弟弟),被人骗走时好像4岁左右,来到养父母家时自己好像叫什么娃,还记得小时候睡过炕。结合这些零碎记忆,他估计自己可能是山西那边的人。至于自己的老家到底在哪里,这28年来一直在苦苦思索。

“养父母年龄也大了,本想等二老百年之后再寻亲,然而看着老人一天天老去,我生怕等我最终找到亲生父母时,他们也不在人世了,那将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冀焕亭聊起寻亲缘由,如此说道。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宝贝回家》网站帮人寻亲的消息后,化名“勋佳”于2012年12月10日在该网站上发出寻亲帖。远在贵州的网站志愿者念念接到网站安排的这个寻家任务后,与冀焕亭取得联系。短暂交流后,念念指导冀焕亭去河南省公安机关采集血样入库,并于同年12月20日在网站发布了寻亲帖子。

4.功夫不负有心人,宝贝回家终圆寻亲梦

帖子发出后,很多志愿者提供的线索均被一一排除。按照惯例,每年过年时,念念都会给跟进的寻家孩子们发送短信,鼓励大家一定不要放弃,要多和养父母沟通,争取养父母支持。冀焕亭在念念的指导下,也开始学习自己如何通过网站在网络上搜索有效线索。

2016年11月,表哥的一句话引起了冀焕亭的重视,他曾经听老人们说当年是养父抱来的冀焕亭,可是这个情况,养父从未向他提起过。

2017年7月初,冀焕亭在表哥的鼓励下,第一次与养父母做了一次有关身世的长谈,且从养父口中得知自己好像是甘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查找,他发现一个叫杨云周的孩子照片,和自己小时候非常像,他将这一发现立马告知了念念。

了解到这个情况,念念马上将照片提出来单独比对,并发到寻家工作组,很快照片比对获得大家的一致肯定。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经查询,杨云周家长的DNA一直没有成功入库。事后得知,由于当年杨金海夫妇给警方阐述有误,他们的血样进了失踪人口库而未进入打拐库。

今年7月6日,寻家组志愿者念念和寻家跟进志愿者冷月剑联系后,冷月剑立即指导家长再去采血入库。11月23日,网站发来通知,冀焕亭和杨云周父母DNA比对成功。至此,寻家5年的冀焕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上海市肺科医院电话

哈尔滨无痛人流多少钱

上海生殖器疱疹治疗医院

相关阅读